喜迎十九大 共筑中国梦
南方视点Logo

胡歌不想做古装美男子:要推倒我很容易

要去定义现在的胡歌,似乎有一点点尴尬。演惯了仙侠古装剧男主角,他似乎成了此类型角色的代名词。一部《生活启示录》让人看到他的不同面,他在电视剧里开始演屌丝、谈着有关柴米油盐无关风月的恋爱,他开始扮演抗日战士、蓄起了胡子饰演了教练,似乎已经完美地从那个模式里解套。但当大家接受了他胡子拉碴的造型,他又带着尘封两年的《风中奇缘》

要去定义现在的胡歌,似乎有一点点尴尬。演惯了仙侠古装剧男主角,他似乎成了此类型角色的代名词。一部《生活启示录》让人看到他的不同面,他在电视剧里开始演屌丝、谈着有关柴米油盐无关风月的恋爱,他开始扮演抗日战士、蓄起了胡子饰演了教练,似乎已经完美地从那个模式里解套。但当大家接受了他胡子拉碴的造型,他又带着尘封两年的《风中奇缘》而来,又是一个集合古装、偶像、美男标签的角色。所以,是不合时宜的古装王子还是转型的胡叔?这是个问题。

我心里一直在呐喊,想要证明自己

在新剧《风中奇缘》的发布会上,胡歌大背头胡子拉碴的造型很是抢眼,尽管是为了拍摄电视剧而改变的新造型,但这样的胡歌对大多数而言还是陌生。印象中的胡歌对大多数人而言还是陌生。印象中的胡歌,是仙侠魔幻古装剧的最佳代言人、抑或是现代职场偶像精英。在这句从满标签的描述中任何一个符号被单摘出来都意味着 :帅气、美貌、年轻。翻译成大白话就是:你有一张不错的脸,可能仅此而已。

胡歌并不否认自己因为外貌带来的便利和优势,毕竟在靠脸吃饭的娱乐圈,有一张好看的脸比出色的演技、劳模精神更容易受关注。从《仙剑奇侠传》爆红出道,年少成名的胡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大量角色都在围绕着古装、玄幻偶像的角色打转。对于片方、投资方来说,胡歌拍古装本身就是一种保险。但对于本人来说,拍古装拍偶像剧是靠感觉和记忆去拍,一遍一遍重复强化,变成了一种熟练工种。他很保险但是不容易让人满足。而这种不满足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内向转化为一种驱动改变的力量。

我心里一直在呐喊,想证明自己,但是大家已经那样认知你了,很难有那样的戏来找你,所以与其说我一直在等待,还不如我想一个办法来证明自己。 去年,胡歌用大半年的时间,完成了两步话剧巡演。导演赖声川评价他是十足的模范生,认真得超乎想象: 他不只时准时到,还做功课,会思考很多问题,文很多问题。

而后,一部《生活启示录》,彻底颠覆了他以往的形象。在剧中,他和闫妮谈起了姐弟恋,过起了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,将那个飞在空中的仙侠少年拽到了地上。他婉拒了古装偶像剧《秦时明月》中的角色,接的是《旋风十一人》中形象有些落魄的足球教练。《四十九日祭》中满身泥血抗日军官,转型得彻底又认真,似乎是要彻底打碎原来的形象。 就像老鹰过了40岁以后会经历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,它要把爪子上的老皮咬掉,把自己的嘴敲掉脱落。才会长出新的嘴和爪子,这样的话它的生命可以再延续二十年。 他说。

那如果现在有一个啤酒肚特别没形象的那种,你会接吗? 如果值得我会。 到我这就给否了。 身边工作人员嘟囔了一句。 这个时候我就是刘翔,跨过这些障碍。 他笑着说。

不怕小鲜肉 没有后浪,前浪就死了

在新戏《风中奇缘》开播前,粉丝在微博上发起#仙剑十年#的话题。不少人才发现,原来疯狂的追捧李逍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。如果说在以古装、玄幻为标准配置的偶像生产流水线上,十年前是胡歌,那么十年后现在则是李易峰。同样是凭借游戏改编的电视剧爆红,同样是魔幻题材、同样是男主角,李易峰和胡歌的成功有着惊人的一致。只不过一个是过去式,一个是现在时。

小鲜肉们汹涌而来,站在浪头的胡歌倒是很无所谓: 我刮了胡子还是年轻人啊。再说了,没有后浪,前浪怎么前进呢? 粉丝们已经开玩笑地叫他胡叔,连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时候都会打趣地跟着叫,《风中奇缘》开播前,剧中几位主创一齐上了《快乐大本营》做宣传。做的都已经是 萌叔 主题。好像所有人都约好似的,齐齐地就把胡歌送到了属于 叔 的阵营。

属于胡叔的特质是:讲话妥帖,风趣,游刃有余。在《快乐大本营》录节目,主持人们屡次下套,都被他化骨绵掌似地一一化解。《风中奇缘》的发布会上,又是不动声色地帮身边的刘诗诗巧妙解围。这样的胡歌,连探班的女记者都赞不绝口。在他的宣传眼中,他只要回上海,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间,也陪父母吃饭。跟现在的小鲜肉们恰到好处地拿捏着现代的观众喜好,B站、卖萌、卖腐,掌握得恰到好处。 前浪 胡歌却有些困惑,有些剧本递到他的手中,很糟糕,但是对方会跟说B站很喜欢。他有点生气: 什么叫B站喜欢,我就很反感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他们会举一些例子,所谓的一些雷剧,在B站上会引起很高的关注,但我不能理解。 但同时在对职业自定义中,他又微妙地利用到了 玩耍 这个字眼,他并不会觉得别人把他和袁弘、霍建华意淫成cp是一种冒犯,他游刃有余地掌握着一个态度:工作是工作,个人是个人。有些事情他遵守着模范 前浪 的准则,但是有些事情他并不介意跟上后浪们玩耍的频率。

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就像上海的一个菜叫腌笃鲜,就是里面又有鲜肉、又有咸肉,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。 即有鲜肉又有咸肉….。。你看,关于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他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免责声明: 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,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;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最新资讯
点击排行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