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迎十九大 共筑中国梦
南方视点Logo

美国的“碳酸饮料税”是为了健康?现在似乎行不通了

据法国国际台报道,“碳酸饮料是健康的罪魁祸首”、“喝碳酸饮料会发胖”,甚至“喝可乐等于慢性自杀”之类说法在欧美十分流行。

为此,报道称,美国部分州、市从几年前起开始引入“碳酸饮料税”,试图用这种方法引导消费者少喝可乐等碳酸饮料,多喝“健康饮品”,这种看上去十分“正确”的做法一时间饱受好评,加拿大、法国、英国等国家的不少地方也纷纷借鉴或有计划效仿,希望借“碳酸饮料税”打造一个“健康生活社区”。

报道认为,“反碳酸饮料派”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,是和科学家、尤其心脏病理学家不遗余力地推广“过度饮用碳酸饮料对心脏健康不利”的概念息息相关的,他们还向学校、白领阶层等施加影响力,在北美许多学校、尤其私立学校,“不得在校园内携带和饮用碳酸饮料”,甚至已被写入校规。

然而报道注意到,最近这种形势却出现了逆转:伊利诺伊州库克郡(芝加哥所在的郡)不久前刚刚宣布取消了原先设立的“碳酸饮料税”;费城正就是否取消“碳酸饮料税”展开激烈辩论和一轮又一轮听证会;在尚未设立“碳酸饮料税”的旧金山、奥克兰、西雅图等地,原本顺风顺水的“碳酸饮料税”立法推动者们,如今陡然遭遇到巨大的压力。有人戏称,“碳酸饮料在‘反攻’,而且声势浩大”。

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能量,居然可以对高举“健康生活”大旗的“碳酸饮料税”发动绝地反击,并且真的能够“攻城拔寨”?许多分析家将矛头直指财大气粗的碳酸饮料生产厂家,如可口可乐、百事可乐等巨头。有媒体报道指出,这两家碳酸饮料巨头光在费城就花费几百万美元,以“碳酸饮料税是对穷人的巧取豪夺”、“征收碳酸饮料税是劫贫济富”等口号为突破口,在中低收入者中赢得了许多支持的声音。库克郡的“碳酸饮料税”之所以取消,关键也正在于当地消费者群体打着“为穷人维权”的旗号施加压力,迫使政治家顾及选票,不得不收回成命。

不过也有不少人指出,碳酸饮料巨头并非只有碳酸饮料这一张“牌”,比如可口可乐就同样经营着庞大的运动饮料和软饮料品牌系列,照理说鼓励软饮料、抑制碳酸饮料,对它们而言不过是“东方不亮西方亮”而已,何以要不惜成本地抵制?

报道援引分析者的话表示,对低收入者而言,碳酸饮料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是“既好喝、也喝得起”的饮料,这正如在美国,肥胖的人往往比瘦削的人更穷(因为胖的人是没钱健身的人)一样,“健康饮品”这种“奢侈的中产阶级概念”,却要让“可怜的穷人”用多交“碳酸饮料税”买单,底层民众中的不满呼声本就很高涨。

报道称,一些观察家敏锐地发现,抵制“碳酸饮料税”最坚决、“反攻”成效最大的城市,大多数是蓝领较多、近年来对收入不满较集中的地方,由此可见,即便看上去很“轻松”的“可乐话题”,背后也有很多不简单之处。

免责声明: 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,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;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最新资讯
点击排行
猜你喜欢